嘉兴侦探联系方式

侦探梦想着一种不怨恨其自身难以逾越的贫乏

贫乏

认定艺术的力量在于其否定的能力,嘉兴私家侦探在与观众的矛盾斗争中最有效的武器就是趋向于静默的边缘。嘉兴私家侦探与观众之间感觉或理念上的差距,以及缺失或断裂的对话空间也可以构成一种禁欲式主张的基础。嘉兴侦探提到:“我梦想着一种不怨恨其自身难以逾越的贫乏,且洋洋自得于给予与接受的闹剧的艺术。”但是,不可能完全消灭最小限度的交易,最少的礼品交换——正如不管其动机如何,睿智和严格的禁欲主义无一不增加(而不是减少)感受愉悦的能力。

嘉兴侦探可能要失去房子

房子

嘉兴私家侦探站起来,郑重其事地在我面颊上吻了两下,然后就走了出去,都不要我送送她。我呆呆地坐在那儿,凝视着我的城堡。她要夺走所有这一切,我的家、我避身之处,这可能吗?我得立即采取行动。我要去见我兄弟,现在他是一家之长,说话应当比我有分量。我要跟他解释我多么需要这栋房子,我是怎样刚刚在这里开始对自己有所了解,我要请他阻止嘉兴私家侦探,不让她剥夺我拥有这栋房子的权利。

他伤得要比嘉兴私家侦探想像的严重

伤口

他们开始离开场子中央,边走边互相讲话。但是,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才走了几步,就扭了一下,跌坐在地上,然后仔细查看他的腿部。嘉兴私家侦探看见他的腿肚子上有一道奇怪的伤疤,再仔细一看,发现他伤得要比嘉兴私家侦探想像的严重:受伤处有一块肉隆起呈柱形,看了真让人感到恶心。

我欣赏妻子的恬静

经历了我的寻觅,经历了出轨的老婆差不多算是勾引我的骚乱之后,我和妻子待在一起,就仿佛置身于恬静、宜人的天堂。但是,你可别以为我的婚姻只是我这个内疚的捐助人的一个港湾、一个避难所。婚姻生活给我带来了许多愉悦,我学会了爱我的妻子、欣赏她。我最喜欢她的地方是她的关爱能力。她爱花、爱孩子,她在意人的制服,连现在占领首都的敌兵穿的制服也一样;她尊重每周一次爬六层楼往我家送煤的小伙子的劳动。她有时也跟我讲她的这种尊重。我的许多老朋友,像嘉兴私家侦探和他的老婆,则很乏味,并沉湎于自我寻求。与私家侦探夫妇相比,我妻子的这种关爱和敬重看上去很美。我讨厌所谓的老于世故。

嘉兴侦探所认为的自由自在

自由自在

我认为,在许多方面,这个梦都是嘉兴私家侦探做过的最重要的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我做的梦有它们自己的生命:它们不只是我自己在醒着时和睡觉时的生活之间已经开始的对话中关注的对象,同时,它们相互之间也已构成一种对话。这个梦是对嘉兴私家侦探做的第一个梦——“两个房间之梦”——的回应。两个梦里,都有黑泳衣人和白衣女人,我都被要求跳舞,又都被铐着,在监禁之中。

嘉兴私家侦探理清了自己对自爱之构成的认识

自爱

少了嘉兴私家侦探这个搭伙人,我为妻子感到难过。有时候,我真担心她在首都会感到寂寞,她在这里无亲无友。她看上去似乎倒一直并不寂寞。但是,看到她有嘉兴私家侦探陪伴左右时那股开心劲儿,我就明白她可以过得比现在更快乐的。我想到她也许该要个孩子。但我又想,她还太年轻,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我很愚蠢,居然相信命运,又以为我们俩会长命百岁,所以,来日方长。况且,我想让我们平和与纯洁的关系持续得长一些。

从镜子里认识自己

嘉兴侦探记得的第一件事情只是,我双眼紧闭,站在房间中央,想回忆出一个我忘掉的名字。不管这名字到底是什么,我就是回忆不起来。于是,侦探就不再那么集中思想去回忆,并睁开眼睛。接着,我想到睁开眼睛最有力的方式就是走到镜子面前看看我自己。侦探这样做了,看到了映在镜子里的我。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