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侦探联系方式

嘉兴私家侦探的追求扮演了色情文学的角色

角色

嘉兴私家侦探的追求扮演了色情文学自身的存在所扮演的另一角色。色情文学所做的正是要在人作为完整的人的存在和作为性的存在之间打入楔子,而在日常生活中,健康的人会阻止这裂口的展开。通常,我们不会体验,至少不想体验,我们的性满足与我们的个人满足不同或是相对立。但可能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不同的,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既然强烈的性感受确实包括近乎迷恋的关注,那它所涵盖的经验中就有个人感觉失去“自我”这一体验。

关于淫欲的私家侦探文学?有何不可?

淫欲

关于淫欲的私家侦探文学?有何不可?可是他们会在同意之后附加说明,使得所谓的同意名存实亡。他们要求,要成为私家侦探文学的话,作者必须和其在作品中表现的迷恋保持适当的“距离”。这个标准完全是虚伪造作的,也再次说明,从根本上说,普遍用来评判色情私家侦探文学的标准都是精神病学和社会领域的,而不是艺术标准。

嘉兴私家侦探确实想要——说出所有能言说的事情吗?

语言

现在不是有很多嘉兴私家侦探确实想要——说出所有能言说的事情吗?但是要维持这一目标不可能没有内部冲突。部分是由于心理治疗理念的推广,侦探们热切渴望言说“一切”(由此导致的结果之一就是进一步破坏了正在崩溃的公众活动与私人活动、信息与秘密之间的界限)。

嘉兴侦探可能要失去房子

房子

嘉兴私家侦探站起来,郑重其事地在我面颊上吻了两下,然后就走了出去,都不要我送送她。我呆呆地坐在那儿,凝视着我的城堡。她要夺走所有这一切,我的家、我避身之处,这可能吗?我得立即采取行动。我要去见我兄弟,现在他是一家之长,说话应当比我有分量。我要跟他解释我多么需要这栋房子,我是怎样刚刚在这里开始对自己有所了解,我要请他阻止嘉兴私家侦探,不让她剥夺我拥有这栋房子的权利。

嘉兴私家侦探必须认识到存在各种色情作品

色情

在讨论色情之前,嘉兴私家侦探必须认识到存在各种色情作品——至少有三种定义——并且一次只讨论其中的一种。如果将作为社会历史一部分的色情作品与作为心理现象的色情作品(按照一般的心理学看法,它意味着这类作品的制作者和消费者的性畸形和性缺陷)区别开来,甚或进一步与这两者区分,厘出另一种色情作品——艺术中一种非主流却有趣的形式或传统——嘉兴私家侦探就会对色情作品有更真实深刻的认识。

侦探梦想着一种不怨恨其自身难以逾越的贫乏

贫乏

认定艺术的力量在于其否定的能力,嘉兴私家侦探在与观众的矛盾斗争中最有效的武器就是趋向于静默的边缘。嘉兴私家侦探与观众之间感觉或理念上的差距,以及缺失或断裂的对话空间也可以构成一种禁欲式主张的基础。嘉兴侦探提到:“我梦想着一种不怨恨其自身难以逾越的贫乏,且洋洋自得于给予与接受的闹剧的艺术。”但是,不可能完全消灭最小限度的交易,最少的礼品交换——正如不管其动机如何,睿智和严格的禁欲主义无一不增加(而不是减少)感受愉悦的能力。

嘉兴侦探所认为的自由自在

自由自在

我认为,在许多方面,这个梦都是嘉兴私家侦探做过的最重要的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我做的梦有它们自己的生命:它们不只是我自己在醒着时和睡觉时的生活之间已经开始的对话中关注的对象,同时,它们相互之间也已构成一种对话。这个梦是对嘉兴私家侦探做的第一个梦——“两个房间之梦”——的回应。两个梦里,都有黑泳衣人和白衣女人,我都被要求跳舞,又都被铐着,在监禁之中。

更多文章...